當藍月升起,海洋的大氣傾倒到地上;
當輕風吹過田野,薰衣草為月夜的嘆息欠身;
我要告訴你一個故事,我的孫兒。
真實與否,你還不會有能力去理解。
你還小,世界,對你來說
還是像窗外
穹蒼下的一隻孤鷹的遙遠。
你暫且無法閱讀
孤單的君王,眼堣洉M那透明的色彩。
當牠的影子掠過窗花,
你只會驚喜的張大口,來表示對牠的
崇敬,我的小孫兒。

夜了,涼水清洌沁人,
花香不捨的在桌伴撩繞。在你
還不願意去睡覺的時候,
聽我說一個不一定送你酣睡
的故事。那一段
還沒發生,將出現在未來的日子。
當你能體味的時候,卻已成為了
歷史失落的部分。
你沒法記起。
閉上眼,卻將使你在虛空中
嘆氣,吞噬了
日沉以後全部的流沙。

沒有一個星座,
永遠展示固定的姿態;
沒有一場勝利,
毋需生命來築起基底;
沒有一種眼淚,
能沖淡血腥香味的記憶;
沒有。

當結果
只退落至羊皮紙上的一句,
傳話者的形式化,使意義更晦暗
不明。那年老的君王招待了
遠方乘風而來的旅人。矇上風沙的
歌聲嗓啞的溼潤了
君王乾澀的胃口,像海市蜃樓
延續了沙漠
堸g途者的腳印。

回本作品首頁